我是个“老孩子”的父亲,大约4岁的孩子。